糯米海豹

[郑徐]我觉得,我情缘,是精分[坑]

废文存放,已坑,可能不填

 

 

 

 

徐景熙暴走了。

当初抱着他的大腿大喊的是袁柏清:“熙哥,熙大大,熙主席,来陪我玩玩剑三吗,没亲友太孤苦了。”

现在把刚满级的他丢下来不管不顾的也是袁柏清:“呦,小熙熙,快去入浩气,加油做日常,速度提升装备!到时候拉你进我们中草堂!我去跟我师父切磋啦~再贱!”

切磋你麻痹!你和你那个蛇精病师父都是奶,是想用阳明指和玲珑箜篌抽到天荒地老吗?

就你这薄情劲儿还想让哥跟你混,做梦吧。

徐景熙一气之下,跑昆仑,开地图,入恶人谷,被魔音穿耳重伤,拜倒在了王遗风的石榴裙下。

[阵营][夜雨声烦]:来来来恶人兄弟们注意了恶人弟兄们注意了啊浩气又在黑龙发情了啊想点草防风和王不留行的点我进组教中草堂那群植物怎么做人#笨猪#笨猪#笨猪

徐景熙对于各种点草中草堂的字眼都莫名地敏感了起来。来得正好,猿薄情,来跟我相爱相杀吧。徐景熙深吸一口气,点了那个名叫夜雨声烦的进组。

[团队][夜雨声烦]:灵魂语者 你愿意和我签订契约成为蓝精灵吗?入帮吧入帮吧入帮吧【蓝溪阁】高端PVP公会野外扫图大小攻防应有尽有每天战场开到吐专业点草中草堂植物人有胆不入帮就要有胆和我PK啊

[团队][锋芒慧剑]:欢迎 灵魂语者 加入夜雨声烦的团队~#玫瑰

[团队][八音符]:灵魂语者,你会唱蓝精灵吗?不会我教你啊!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群蓝精灵,他们齐心协力开动脑筋斗败了格(王)格(杰)巫(希)。

[团队][涛落沙明]:夜雨声烦 将 索克萨尔的胖次 分配给了 灵魂语者。

[团队][索克萨尔]:今天大战是哪里呀?^^

还不知道什么是入队欢迎喊话的徐景熙被震惊了:“卧槽这群人为什么手这么快?卧槽而且这画风好清奇?”

[团队][灵魂语者]:……呃,今天大战是英雄无量宫。

蓝溪阁众:“……”

[团队][夜雨声烦]:[灵魂语者]看你没帮会啊,新人?玩不玩PVP?要不要入帮啊我给你说我们蓝溪阁的福利那可是本服最棒的有木有我们的帮会食堂是最好吃的啊入帮带大小GFJJC啊怎么样有没有兴趣?

[团队][灵魂语者]:……专业点草中草堂?

[团队][夜雨声烦]:那必须的这可是世仇啊!我给你说我们蓝溪阁和中草堂的恩怨那是三天三夜都讲不完就先讲一下他们那个特不要脸的帮主是怎么骚扰我们帮主的

[团队][灵魂语者]:好,我入帮。

蓝溪阁众:“……?!这位小朋友是被中草堂哪个植物人守过尸吗?!”

在被一片入帮欢迎喊话刷屏了以后徐景熙才意识到哦那可能是插件自带功能,并对自己刚才认认真真地回答了那个叫索克萨尔今天大战是哪里的问题感到了耻。

“卧槽那个人怎么这么心脏呢,欺负新人好玩吗!”

看得出来这是个规模很大的帮,帮会频道刷刷得就没有停过。

[同盟][蓝桥春雪]:欢迎新人~新人是个五毒诶!

[同盟][笔言飞]:五毒!!!是妹子吗是妹子吗是妹子吗?我们蓝溪阁终于要有妹子了吗!?

[同盟][绕岸垂杨]:五毒诶!绝对是大胸毒姐吧

[同盟][入夜寒]:毒萝可爱!毒萝毒萝!

[同盟][春易老]:SB们,衮。

徐景熙:“……”

[同盟][索克萨尔]:“好了不要闹了,新人来YY08100210给你马甲^^”

徐景熙淡定地进YY,开麦,说话:“大家好,我是灵魂语者,性别男,是个毒哥。玩奶。”

蓝溪阁众:“……”蓝溪阁众已身负重伤。

“呵呵,欢迎。我是帮主索克萨尔。”听到这声音徐景熙只觉得膝盖一软,出现了类似于“听众朋友们,你们好,欢迎收听今天的索克心灵鸡汤节目,我是你们的老朋友索克萨尔”这样的幻听。

帮主大大苏出水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大帝在吗?大帝,这个奶毒哥估计是个新人,你一会儿负责接待一下。”

“卧槽,为什么是我……亚历山大啊……”一个你听了就觉得他的形象应该是——被甲方蹂躏了三天交稿打回再交稿再打回最后一稿交完甲方说还是用最初版吧的没睡醒声音响了起来。徐景熙觉得如果他不是被甲方蹂躏,那就绝对是撸多了。

“先打帮战先打帮战,来来中草堂开帮战了速度速度YY里面谁没来快进组速度神行黑龙了进组进组进组,大帝你他妈快进组了别磨磨唧唧的。卧槽队长算我求你了打帮战的时候切个奶花儿行吗?”

“我拒绝^^~”

虽然一身蓝装的灵魂语者一度被草得在复活点起不来,但这场蓝草大战最终是蓝溪阁获得了胜利。

YY上响起了副帮主夜雨声烦健气得一逼的歌声“啊帅比的蓝精灵,啊犀利的蓝精灵,他们齐心协力开动脑筋斗败了王杰希~#¥%&*”,徐景熙觉得他还是比较喜欢听那个叫王遗风的吹笛子。以及徐景熙收到了猿薄情,不对袁柏清的马景涛式亲切问候:“徐景熙你竟然背叛我!!!!!!!”

这次徐景熙算是见识到了本服第一毒经(获得穿得最严实毒哥称号的)王不留行大大和本服第一风骚奶花(获得穿得最暴露花哥称号的)防风大大,以及自家本服第一藏剑(获得最不想听他说话称号的)夜雨声烦大大和本服……数不上号花间(获得最想听他说话称号的)索克萨尔大大。以及这几位大大之间的恩恩怨怨(开帮战的时候各种对骂)。

自己家的主力也算是熟悉了一些。比如非常好相处但是说话非常嘲讽简直和夜雨声烦组成捧逗哏的秃驴,不,大师涛落沙明;和自己一样是毒哥穿得不多也不少喜欢和夜雨一起唱蓝精灵的八音符;看起来非常不好相处的二少锋芒慧剑;以及——

[同盟][枪淋弹雨]:上线至今3小时27分钟,被杀222次,击杀998人,浩气盟998人,中草堂985人,霸气雄图13人。

[同盟][夜雨声烦]:上线至今4小时32分钟,被杀401次,击杀666人,浩气盟666人,中草堂663人。

[同盟][夜雨声烦]:草草草中草堂那群洒B又焦点本剑圣。

[同盟][索克萨尔]:上线至今3小时51分钟,被杀521次,击杀375人。浩气盟375人,中草堂371人。

[同盟][索克萨尔]:就算不焦点你你也刷不过大帝啊,刷人头天罗职业优势^^。而且看清楚我这才叫“被焦点”

[同盟][夜雨声烦]:靠大帝过来跟我PKPKPKPK

[同盟][枪淋弹雨]:下了,压力山大……

[同盟][索克萨尔]:嗯哼大帝?我刚才安排你干活来着?

[同盟][枪淋弹雨]:啊……是是是

电脑前的徐景熙坐在电脑前,呆呆地望着枪淋弹雨的击杀人数。三个小时的帮战,最后系统报告出来,蓝溪阁击杀人数为5051人,中草堂击杀人数人4549人,这么说枪淋弹雨一个人就杀了对面五分之一,这是多么强的战斗力?

身为一个奶的徐景熙眼都看直了,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是(o﹃o)。

配上如此逆天的战斗力,徐景熙再次回想了一下这位被称为大帝的人的声音,不,他绝对不是撸多了,也不是被谁蹂躏。那绝对,绝对就是一个慵懒而性感,像是刚来完一发以后,靠在床头喷出一口事后烟,悠悠地说了一句:“啊……刚才太累了,睡吧,乖”的声音啊!

徐景熙觉得不太好。

[枪淋弹雨]悄悄对你说:啊……新人,帮主让我来带你……哪里不懂?和前辈说说

看着这时突然跳出来得密聊,徐景熙觉得……太不好了。

忘了说,徐景熙,男,是一个平凡无奇的小同志。对,小……同志。

我们来剧情回放一下:

“熙哥,熙大大,熙主席,来陪我玩玩剑三吗,没亲友太孤苦了。”

“有什么好处?”

“我把灵魂出卖给你。”

“滚,谁稀罕你的灵魂。”

“其实这个游戏GAY特别多!真的!”

“……我玩。给我选一个最基的职业,最基的体型。”

看着这时突然跳出来得密聊,徐景熙觉得……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

 

徐景熙就跟一个纯小白一样,听着大帝前辈的指导,大帝说一句他就恩一句,特别纯良。忽略他把指导的地方也装着不知道的地方的话。

 

不过他转念一想,问得太细这么懒得人会不会对他不耐烦,他又立刻开始不知道的地方装知道了。

 

但最后大帝还是受不了了。

 

“呃,这样吧,明天开始你跟我一起做任务,做几次就全会了。今天就这样吧……”然后飞也似地逃了。

 

这算是……因祸得福?可以一起绑定做任务了诶!

 

徐景熙在小本本上记了一句:“虽然对大部分事情都很没有干劲,但是被委托了会认真负责。❤”

 

从那天开始,枪淋弹雨和灵魂语者的身影就各种出现组合在黑龙沼,战场,竞技场上。

 

只要下午得空,徐景熙就会颠儿颠儿地登陆剑侠情缘网络版叁。干什么?打战场!

 

徐景熙现在是真的觉得这个游戏挺好玩的,而且破军出了以后,徐景熙这个小基佬真是对那个JJC露背白色套情有独钟了起来,不拿到誓不罢休。

 

正好蓝溪阁作为一个超级PVP大帮,战场开得特别得凶残,从午12点到晚12点,只要帮友有需求就有人开。不为什么,人多,指挥多,任性。

 

而大帝以极其不符合其懒散性格的OOC姿态,同样非常积极地打着战场。问其原因:“啊……破军炮哥挺帅的啊……”

 

徐景熙在小本本上记了一句:“虽然对大部分事情都很没有干劲,但是只要是自己感兴趣的事就特别得有激情。❤”

 

[同盟][灵魂语者]:大帝为什么叫大帝呀?

 

[同盟][涛落沙明]:啊哈哈哈因为他天天压力山大压力山大啊,所以就亚历山大大帝了

 

[同盟][锋芒慧剑]:什么我一直以为是因为他是征服王的厨?!

 

[同盟][夜雨声烦]:怎么可能……听着枪淋弹雨大大那种弱鸡声音喊兽人永不为奴!!!!!!太违和了好吗锋芒你为何信息这么滞后我告诉你你这样是不对的啊而且他那种苦逼相一看就是枪兵厨好吗

 

[同盟][枪淋弹雨]:……呵呵。

 

[同盟][枪淋弹雨]:兽人永不为奴!!!!!

 

[同盟][夜雨声烦]: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帝那个洒B被盗号了

 

[同盟][枪淋弹雨]:呵呵,灵奶,你知道夜雨声烦的外号是什么吗?

 

[同盟][夜雨声烦]:我靠郑轩你几个意思野外仇杀PK走起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

 

[同盟][枪淋弹雨]:夜雨神烦作为一家之主身边的二把手、一个藏剑、每天叽里咕噜非常护着蓝溪阁大家的伟大男性,我们亲切地称他为“鸡妈妈”。

 

[同盟][灵魂语者]:那索克萨尔岂不就是……鸡爸爸?

 

[同盟][流云]:前辈们好!你们在说什么!鸡爸?

 

[同盟][索克萨尔]:^^

 

[枪淋弹雨]被转移到[小黑屋监禁PLAY]组

 

[灵魂语者]被转移到[小黑屋监禁PLAY]组

 

[同盟][索克萨尔]:小卢不要理那两个人^^

 

[同盟][夜雨神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让你们再说个JB

 

[夜雨声烦]被转移到[小黑屋监禁PLAY]组

 

蓝溪阁众:“……”蓝溪阁众表示以后一定会文明用语!帮主大大求放过!我们都是一群只会说“哒惹厚”的人!

 

TBC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