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海豹

[贵乱]激情褪去

张佳乐分手了。单纯的性格不合。曾经被对方盛气凌人所吸引,最后却因为狂放背后的粗枝大叶而让自己辗转反侧。自己太感性,有时候气得眼前发黑对面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恋爱两年,拖了也两年,张佳乐觉得结束得好,大好青春浪费在一个没有结果的人身上挺没意思的。


但自己要什么结果?
张佳乐不知道。他这几年爱得是那么钻心刻骨,最后还是不了了之。再让他去刻骨一次,张佳乐觉得自己做不到了。飞蛾只有一次生命去扑火,他扑错了火,一次轰轰烈烈地燃烧完灵魂,最后嘎一声,没有油了。


也没有多老,却有种折腾不动的心累感。
“人还是要有所保留啊。”张佳乐叹息着想。一段感情里,用心到忘我地钻研,付出,全身心给予,等不来回报,便等来了荒芜,对爱憧憬向往的那点心思,开始以最猛烈的势头沙化。


回办公室收拾了一下,今天是他转院的日子。和于锋老师交接了一下工作,几个学生也都很适度地表达了一下不舍,尤其是邹远,表情软糯糯的,眼里都是不甘不愿。

其实张佳乐对学生挺高冷的,他本来就觉得自己年轻,以前又有前任很霸道地宠着,让他从来都跟个小孩儿似的。小辫子一甩一甩那看起来也是特天真的样子。他当时自己也特别受用。所以既不想老气横秋地当老师,又不想失了在学生中的威信,所以只好高冷一点。不过他对别人是有事起奏无事退朝的高逼格,对邹远还是有点不同的,毕竟是枪系骨干,还是跟他一个专精,就算不收人家亲传弟子,怎么着也要费心带一下。


邹远这副模样让张佳乐失笑,心道至于吗,拍了拍邹远的肩膀:“小远晚上枪系聚会,记得去。”

到了晚上,一群枪美在火锅店开始了大杀特杀。 枪美是啥,枪系出美人啊。放眼望去个顶个的好看,最出挑的那个,张佳乐每次看每次都感叹,造物主啊……不可说。

“你再看咱们郑美人,”张佳乐一拍旁边提不起劲的郑小哥,“那是当下最流行的颓废美。”
“再看这位戴眼镜的!”张佳乐一筷子指向肖时钦。“诶诶诶别看了,”肖时钦连忙拉住有点醉态了的张佳乐,“前辈你少喝一点吧筷子都戳我眼里了。”
“我没醉。”张佳乐重重地坐下。他确实没醉,他头脑很清楚,他只是想找一个借口撒撒酒疯。他以前被宠过,几乎天天都有人陪他耍无赖,现在耍个无赖都要找个理由。


其实谁能随心所欲耍无赖呢。

以前的自己,可以无忧无虑地胡闹,很幸福的。恋爱中的人都是很幸福的。那样的深度,没有幸福做支撑,也太痛了。可到达那样深度的爱,却免不了激情褪去后的疲惫,唏嘘过后,仿佛更疼了。好怀念啊,不是吗。

喜欢不一定,但爱,绝对是伤心的。


想到这里的张佳乐突然泄了气,不想承认,却不得不承认,对方对自己影响太大,不经意间就想起来,被一瞬间抽走所有除了颓废以外的状态。

几个人吃吃说说,也就很快到了该散的时间。这一散才发现了个大麻烦。

“这可怎么办?”张佳乐看着已经醉没人形的邹远,十分后悔刚才耍流氓灌孩子喝酒的举动。再看旁边,肖时钦也喝得脸红扑扑的,扶着造物主不可说之大美人周泽楷,很是费劲地没让小周倒下去。颓废的郑轩和秦牧云也算难兄难弟。得,自己又是邹远的老师,怎么着把人送回去都是自己的事。


挤出了一鱼缸的汗总算把邹远拖到宿舍,张佳乐别提多烦躁了,也没怎么客气就把邹远往地上一放,喘着粗气,摸来摸去试图从邹远口袋里找钥匙。“喂!谁!”一声怒喝,差点没把张佳乐吓得叫出声。“咳,”张佳乐抬头看清了来人,松了口气,“唐昊啊,我,我张佳乐,快快帮我开门把邹远抬进去。”

听见回答唐昊身形顿了顿,皱着眉头走近,看清了真是张佳乐后皱着眉头一脸卧槽。“张老师……”唐昊和邹远和张佳乐是老乡,当时张佳乐因为邹远专业的问题对新一届的他俩还是很照顾的。

“别老师了,都转院了。”张佳乐笑道。

唐昊没说什么,帮忙把邹远抬进屋弄上床。

“我也转了。”正在张佳乐忙活完准备道别的时候,唐昊突然出声。“什么转……哈?你也转了啊……”张佳乐明白了过来,“挺好的,换个环境换种心情吗。”张佳乐安慰着学生,却发现唐昊一直目不转睛地看他,顿时心下起了一股异样。

“我送你吧。”唐昊183的大个子,穿衣打扮颇有点朋克风,往那一站也是酷得像座冰山,拿起外衣就往外走,让人没法拒绝。

一个“不用了”憋在口里没说出口,就连一个“好”字都跟不上了,张佳乐只好疾走两步,才追上唐昊的身影。




————流水账贵圈真乱文,很乱很乱,最后cp不知道,反正不会是双花……昊乐,林方,平策,翔周翔是确定的……吧……反正就是写给自己玩……

   
评论
热度(25)